围棋定式大全图解:小圍巾織成大市場 全國最大“圍巾航母”德清起航

  • 您好,歡迎使用百貿網  
小圍巾織成大市場 全國最大“圍巾航母”德清起航
時間:2013-01-08 來源: 百貿網轉自互聯網,如對貴司有侵權行為,請聯系百貿網刪除

东营围棋辅导兼职 www.kxmvy.icu

入夜,66歲的吳金仙抱出一摞圍巾,一家四口圍坐在白熾燈下,熟練地把各式圍巾疊成方塊,一條一條地放進透明的膠袋里。包裝一條圍巾能掙到4分錢。吳金仙白天在鎮上的圍巾廠工作,晚上在家里“加班”,全家平均每天能拿到50元外快。

在有著“湖州圍巾第一鎮”之稱的德清縣新安鎮,跟吳金仙一樣,靠“一條圍巾”討生活的村民有1.3萬人,占全鎮人口的30%以上。其中,大大小小持有執照的經營戶達600多家,依靠“圍巾經紀人”轉手從義烏小商品市場接的外貿單子,這些家庭小作坊日復一日,共同“織就”了義烏小商品市場最主要的梭織圍巾供應基地。如今,這一基地正面臨陣痛與轉型,也迎來重生和希望。

現狀67年光景“織”出15億大市場

“新安屬水鄉平原,過去,蠶桑養殖是當地農民最主要的收入之一。”新安鎮工辦主任邱連松記得,小時候,鎮上幾乎家家戶戶種桑養蠶。而早在他尚未出生的1946年,著名蠶桑專家姬木陶在新安創辦了“西封漾絲廠”,這是德清縣歷史上首家絲廠。“這意味著新安在織造技術和產業興起上的先人一步。”

到上世紀90年代中期,絲織產業陷入低谷,但義烏小商品市場的崛起讓新安人看到了發展契機。一批絲廠出身的織造能手轉戰義烏“找米下鍋”,從絲織業細分出圍巾織造,因低技術含量、低準入門檻,自然而然成了鄉親們一擁而上的選擇。

經過67年發展,如今,新安鎮600多戶圍巾作坊每年為義烏小商品市場輸送圍巾上億條,年產值15億元,占全鎮工業總產值40%左右。“從原料到生產,從分銷到物流,新安拉出了一條完整的圍巾產業鏈,幾乎所有村民直接或間接地從事相關工作。”邱連松說。

吳金仙一家就是如此,她和老伴在圍巾廠干輕松一點的手工活。兒子沈全福則在院里擺了5臺織造機,專門接其他圍巾廠干不完的“尾單”,一條圍巾賺4元至6元不等的加工費,兒子兒媳每天輪流守十個小時,一年下來有十來萬收入。

瓶頸品牌缺失“為他人作嫁衣裳”

隨著圍巾功能日趨多樣,近兩年,即使在淡季,沈全福也沒斷過活。給他提供單子的是本地人陳伍毛,是鎮上最早成熟的一批“圍巾經紀人”。每年,陳伍毛從義烏小商品市場拉來六七百萬元的圍巾生產單子,而他自家20多臺織造機難以“消化”,“通常把60%的訂單分流給附近的家庭小作坊,僅需支付少許加工費。”

盡管與沈全福相比,身處產業鏈“中端”,陳伍毛仍然覺得可惜,“一條優質圍巾的外貿訂單價通常在50元以上,但經過義烏小商品市場圍巾廠商幾度轉手壓價,我們拿到手的訂單價通常不到20元,只能賺回基本的勞動力成本。”眼下,他正嘗試跟國外一些大的圍巾外貿廠商直接接洽,而不是分羹其他市場挑剩下的冷飯。

他的同行姚建根早就想到了一點,同樣歷經圍巾廠工人、經紀人、作坊主的成長積累,2006年,姚建根成立德清縣亞特萊織造廠,注冊“YTL”商標,聘請外貿專業人員直接跑國外市場。如今,亞特萊已是鎮上數一數二的圍巾織造企業,年銷售額穩定在4000萬上下。

“遺憾的是,包括亞特萊在內,整個新安鎮通過注冊商標對外打品牌的圍巾企業,目前只有兩家。”邱連松說,更多的是類似沈全福一家經營的家庭作坊模式,生產的圍巾要么貼牌要么干脆沒有品牌,質劣價低,在市場上極度缺乏辨識度和競爭力。

破局提質建平臺打造“圍巾航母”

不愿繼續“拾人牙慧”,投資過億的新安圍巾交易市場由此誕生。市場建于鎮中心,目前主體工程已揭頂,2013年3月份,這艘集生產、展示、銷售于一體的“圍巾航母”,將迎來全球500多家圍巾廠商入駐,到時將是全國最大的圍巾專業批發市場。

陳伍毛毫不掩飾對交易市場的期待,每隔一兩個月會去看看工程進度。他說,早已看好了一個門面準備近期入手,“以后在家門口即可接單銷售,不用蹲點義烏了。”不過最近,他的著眼點是購進一批新設備,提升產品質量,“有了統一的產銷平臺,剩下的就是質量和品牌的競爭了。”

“新安圍巾交易市場的意義正在于此。”邱連松認為,在產業成熟基礎上自建平臺,一來吸引客商直接到此看貨下單,擠去中間環節,直接提升了村民的勞動附加值;二來效仿海寧皮革城、紹興輕紡城“前店后廠”的經營之道,把本地的家庭小作坊推向“幕前”,不僅合力打響了“新安圍巾”的地域認知度,還是盡快煉出一批具備競爭力的品牌集群的有效捷徑。

相關商機: 市場 義烏 品牌 直接 家庭

有關“義烏”資訊:

>> 返回時尚用品資訊